Mr.octopus

双北+山花(魏白)+泊秦淮(秦沐)+all农+毕丁=糖罐

白老师和魏卖鞋的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

在学校门口卖鞋的花×高中老师山

脑洞源自我老班和师娘的爱情故事(lof没人认识我吧(●—●)
超短的沙雕文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某山花高中,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白老师。话说这个白老师啊,是山花高中的宝藏,入股不亏的那种。但是这个白老师,有个癖好,就是爱买鞋。

这天白老师如往常一样来到学校上课。他走过寻常的小吃摊,走过寻常的书店,最后走过不寻常的鞋店。嗯?哪里不对,学校什么时候多了摊鞋店了。

白老师来不急多想,就被一个人抓住了。“同学,买鞋吗?”

魏学生在山花师范大学毕业后,在某个北方找到了一分不错的工作,升级成了魏老师。but,后来被炒了。于是魏老师来到了山花镇,因为一时没有工作,所以成了魏卖鞋。

今天是魏卖鞋摆摊的第一天,他看见了白老师。起初,他以为是学生,因为白老师太像个好欺负的学生了。这么一想,魏卖鞋就想调戏一下白老师。

于是,白老师的同事和学生们天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。“白白,哥哥进了新款,进来看看呗。”“欸,白白你别赶我走啊”“魏大勋!这里是学校,你给我注意点”

后来?后来魏卖鞋进入山花高中,又变成了魏老师,于是他更正大光明地过来骚扰白老师,“白白,哥哥下节课改自习了,咱们出去呗”“白白,学校饭堂不好吃的,哥哥带你去吃火锅”“白白,勾子的新款我帮你抢到了”“小白,小白你别走啊”“魏大勋!别以为一顿火锅一双鞋我就可以原谅你,起码两顿火锅一双鞋”


珺哥变小了!!?

一发完甜饼,变小梗
我珺哥即使只有20cm也是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下拉看20cm珺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丁泽仁感觉不对,今天起床,并没有那个熟悉的枕边人
“珺哥!珺哥!”客厅没有,厕所没有,其他几个人有行程离开宿舍了表示也都没见到毕雯珺。
“完了珺哥失踪了”丁泽仁坐在毕雯珺的书桌前,桌上是毕雯珺的真爱悠悠球,丁泽仁随手拿起一个,像是自言自语对着悠悠球讲话“要不要报警找珺哥啊,你说珺哥会去那里,他不会连你们都不要了吧”
“哎呀妈呀脑瓜子疼”
“妈呀,珺哥变成悠悠球了!!”丁泽仁被从悠悠球上突然传出的那声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“珺哥没事,我们不会抛弃你的”说着就安慰似地摸了摸悠悠球的“头(?)”
“泽仁你把那个悠悠球拿开行不行”
丁泽仁照做后才发现桌上还有一个悠悠球,上面坐着一个“毕雯珺手办”

毕雯珺觉得这次真的是脑瓜子疼了。大早上的,一起床发现世界放大了十几倍,泽仁背对着他熟睡,毕雯珺真怕丁泽仁一个翻身就可以把他压垮。
毕雯珺觉得当务之急是知道自己怎么了,宿舍里有一个全身镜,但他被泽仁挡着看不见,于是他爬上丁泽仁的脑瓜子,这才从镜子里看到了只有20cm的自己。“行吧”深感无奈的毕雯珺打算叫醒丁泽仁。即使毕雯珺发挥了主唱的高音也无法叫醒沉睡的丁泽仁,刚打算再来飙高音时,丁泽仁一个翻身差点压倒毕雯珺。“行吧”毕雯珺感到了深深的无力,不过他又想到泽仁前一晚又熬夜练舞,还是先让他睡一会吧。
毕雯珺打算先找个制高点,还好书桌离床不远,毕雯珺可以够得着,于是他找了一个最爱的悠悠球坐上去,凝视着丁泽仁。
“唔,珺哥?”等到毕雯珺都快睡着了丁泽仁才醒,看着丁泽仁习惯性向身边捞自己,毕雯珺赶紧大声喊“泽仁泽仁,我在这里”
可惜一心再找毕雯珺的丁泽仁忽略了桌子上的动静。丁泽仁走出房间,挨个挨个房间找毕雯珺
“珺哥!珺哥!你去哪了啊”听到丁泽仁在喊自己,毕雯珺推了另一个悠悠球发出声音企图让丁泽仁发现自己。
果不其然,丁泽仁坐到桌前,毕雯珺看到了丁泽仁放大的面孔,然后,丁泽仁拿起了另一个悠悠球自言自语。
“哎呀妈呀脑瓜子疼”毕雯珺下意识地说了这话,换来了对面小孩儿把悠悠球当成自己。看着小孩郑重发誓即使自己是个悠悠球也不会抛弃自己,毕雯珺觉得又好笑脑瓜子又疼。
“泽仁你把那个悠悠球拿开行不行”

不管前面又多曲折,好歹找到珺哥了“珺哥啊,你咋成这样了”“我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我能怎样啊”丁泽仁用手托着毕雯珺到面前,让他与自己平视。仔细一看,目测20cm的珺哥还有点可爱呢。
“行了泽仁,把我放下吧,你这样我不太适应”听见毕雯珺这么一说赶紧把毕雯珺重新放回桌子上“我都不嫌弃珺哥你,珺哥你倒还嫌弃上我了”声音在毕雯珺耳里还多了几分委屈。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欸算了,泽仁你先解决一下早餐行不”毕雯珺发现自己被误解了,只好转移话题。
“啊珺哥,我可不会做饭啊”听到珺哥想吃饭,无奈于平时都是珺哥做,自己压根不会,但丁泽仁可不想让毕雯珺小看自己,想了想还是试一试“珺哥泡面可以吗”
“泽仁啊,吃太多垃圾食品不健康啊,你看我平时有给你做泡面吗,你还是别做了”
果不其然毕雯珺身为一个优秀的艺人还是拒绝了泡面,但是丁泽仁也从毕雯珺的话里听出了,毕雯珺不想让自己下厨。
丁·绝不认输·泽仁觉得是时候展现一波丁少侠的技术了,即使他心里没底,但气势上不能输,尤其是在变小的珺哥面前。
毕雯珺一看,不好,自己成功地激起小孩的胜负欲了。也就只能让丁泽仁试一试了,前提是自己要在旁边看着他做才放心。
毕雯珺坐在丁泽仁的肩头,打算让丁泽仁做个简单的快手料理就行了,看到厨房里有一些面条,正好合适。
“泽仁你就做面条就行了”丁泽仁一听,知道毕雯珺看出来他没做过饭,给他一个简单的考题算个台阶下了。丁少侠即使游历江湖,但不会做饭可不行。
事实证明,我们的丁少侠真的是凭借着闯荡江湖的闯劲做饭的。看见丁泽仁连开火都不会,毕雯珺觉得,脑瓜子疼预警了。“泽仁你把我放下,我教你”
丁少侠终于在毕雯珺的指导下打开了火“好了珺哥,我只是不会开火而已,面条我还是会下的”丁泽仁担心毕雯珺看到自己不会开火就不让自己做饭了,难得珺哥变小了,应该是自己照顾珺哥的
可是接下来,丁泽仁觉得做饭真的是一件脑瓜子疼的事情。“泽仁,先放水”丁泽仁就接了一大瓢水准备倒下去“哎不是,太多了,倒掉一些”“慢慢倒水下去,不要太快,啊真是”丁泽仁果然迅速把水全倒进锅里了,一滴也没剩,也没来得急听毕雯珺的话。“哎呀珺哥,你就相信我一次吧”丁泽仁企图靠一个wink过了,这对毕雯珺来说真的管效,毕竟让直男撒娇实在少见。
第一次下厨的人,总会出现盐糖不分的情况。丁泽仁拿起糖瓶子,当成盐放了进去,恰好毕雯珺看到放水之后的环节丁泽仁都做得不错,也就放了心,发了会呆,也就没发现。
“你看吧珺哥,我还是做得不错的吧”丁泽仁看着卖相不错的面条,觉得自己在珺哥面前挣回了面子,骄傲地对他珺哥说。
“行啦看你这样,快把面条盛出来”毕雯珺觉得以后可以不用这么宠小孩了,以后要锻炼小孩的生存能力。
面条热气腾腾地在面前,毕雯珺拿了两根牙签当成筷子准备吃面条。
丁泽仁也饿得不行了,赶紧将二人的劳动成果送入口中
“啊珺哥对不起”丁泽仁一尝到面条就知道毕雯珺绝对会生气了,赶紧双手合十放在前面道歉,低头嘟囔着“我本来想做好的”
毕雯珺吃到了面条,刚想教训一番小孩,我一会没看着你,就出错了。听到小孩的道歉,声音里还带点委屈,也就气不起来了。想到丁泽仁一心想在自己面前好好表现,刚才吃的甜面条的味道充斥了嘴里。
丁泽仁看见毕雯珺没有任何动静,抬头一看,毕雯珺已经变回了原样笑着看着自己。
“面条很甜,但你更甜”丁泽仁一听就低下了头。
毕雯珺发现自己变了回来,同时对面小孩虽然低着头,但耳尖也像面条上的西红柿一般红。毕雯珺走到丁泽仁身后,蜻蜓点水般亲向小孩的脸颊,轻轻地在耳边说
“以后我不做饭了,罚你每天都做放糖的甜面条给我”

发烧

乐华七子一个宿舍设定
毕雯珺暗恋丁泽仁,泽仁依赖老毕而不自知
_(:з」∠)_文笔很烂

已经11点多了,泽仁还没回来。
三xxj还在闹腾,小队长还在敷面膜,黄新淳还在玩手机。唯有毕雯珺放不下深夜未归的丁泽仁。。。
“雯珺,泽仁应该还在练习室练舞吧,你去叫他回来”
小队长隔着面膜也看穿了毕雯珺的心思。

毕雯珺喜欢丁泽仁,是除了鸡丁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,可大师兄是个宇直,也是公认的事实。于是,可怜的毕雯珺就在单恋这条路上一去不返。

等毕雯珺在练习室找到丁泽仁时,小孩已经倒在被他用汗水浸湿的地板上了。

“泽仁,你怎么了”看见丁泽仁倒在地板,毕雯珺心疼地冲过去抱住他。“唔,雯珺哥,我没事的,你怎么来了”
明明脸已经又红又烫,不断地冒着冷汗,还硬撑着说没事。但他紧紧攥着毕雯珺的衣服暴露了他对毕雯珺的依赖。丁泽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他就是不想毕雯珺走,所以下意识地抓住了毕雯珺的衣服

毕雯珺从没有看过丁泽仁这一面。一向是乐观开朗的丁泽仁,一向不让他人看到软肋的丁泽仁,一直疯狂磨练舞蹈、从不言苦的丁泽仁,和现在这个虚弱的、娇小的、抓着自己衣服的丁泽仁根本联系不到一起。他突然觉得自己的187有了极大的便利,他可以给丁泽仁一个足够安全的怀抱。

不过,当务之急应该是解决小孩的问题。所以毕雯珺只好先压下内心的想法。

他先给丁泽仁探了探额,果不其然非常烫。有此得出结论,丁泽仁应该发烧了。毕雯珺恨自己没来早一点,现在只好先带他回去了。

毕雯珺把丁泽仁放下,站起来脱下了外套。而丁泽仁大概感觉毕雯珺离开了,立马伸手抓住了毕雯珺的裤脚,还迷迷糊糊地用软软儒儒的声音说“雯珺哥,不要走好不好”毕雯珺看见抓着自己的丁泽仁,眼里半是心疼半是猫偷吃了小鱼干的得逞。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希望了。

毕雯珺将外套披上丁泽仁身上,187的衣服对178的小孩来说,确实足够宽大,正好严严实实地捂住了丁泽仁,密不通风。然后毕雯珺轻而易举地抱起了丁泽仁回宿舍。

丁泽仁其实也才18岁,明明也是个小孩却硬要在3个xxj面前撑哥哥形象,其实也才和李权哲差不多大吧。
想到这里,毕雯珺眼里的心疼更加重几分。

回到宿舍,果不其然其他人都睡了,只有黄新淳还在。
黄新淳一看到毕雯珺抱着丁泽仁回来,心里什么都明白了。“不错嘛老毕,泽仁得手了?”“诶呦脑瓜子疼,泽仁发烧了,晕倒在练习室,刚才睡着了,我给抱回来的”
“泽仁发烧了?严不严重”“好像还挺严重的,我给探额了,挺烫的”

黄新淳听到丁泽仁发烧了,马上在宿舍找药。“要不我过来帮你找?”毕雯珺刚放下丁泽仁到房间,转身想过来帮黄新淳时,发现丁泽仁又抓住了他的衣服。黄新淳回头看了一眼,心里暗笑“行了,我自己来吧,你先照顾好你的鸡丁吧”

过了一阵,黄新淳翻找无果“宿舍里只有摔跤之类的药”
“那怎么办”“要不我去叫醒他们”“别了,明天还有行程。楼下不是有24小时的药店吗”“行,我去买。你刚上来的时候怎么不去”“我不是想快点抱着泽仁上来嘛”

黄新淳出去买药了,毕雯珺便安心趴在丁泽仁床边,端详着丁泽仁的脸。似乎小孩脸变得比之前红了,难道病情加重了。毕雯珺一边想一边抱住了小孩,低头一看,红色蔓延到到了耳朵根,似乎连脖子都红了。

毕雯珺其实是有私心的,他让黄新淳去买药,自己却抱着丁泽仁。发现小孩耳朵红了,毕雯珺邪魅一笑,抱得更紧了,看来这次不用脑瓜子疼了。

等黄新淳回来时,他看到毕雯珺抱着丁泽仁靠墙睡着了,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经过。我帮你们买药,你们却让我吃狗粮。

然后黄新淳还是叫醒了毕雯珺和丁泽仁。并让毕雯珺给丁泽仁喂药。看见毕雯珺蹲下来,将药吹了又吹才放心喂给丁泽仁,黄新淳不想说他看见了丁泽仁红透的脸。

最后,喝完药的丁泽仁脸色有了好转。毕雯珺让他上床睡觉,还帮他掖了掖被子。然后在卧室里和丁泽仁咬了一会耳朵才与黄新淳离开。

现在毕雯珺可以放心睡觉了,但是丁泽仁睡不着了。
因为毕雯珺说“乖,明天你就是我的了”